初中律詩教學研究

來源: www.bnzqvc.live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9-06-29 論文字數:23635字
論文編號: sb2019060509101826607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教學論文,本文借鑒律詩的文體分類情況及其特點,將入選人教版初中語文必修教材的律詩篇目提取出來。依據于具體詩篇的文本呈現,從其中突出的文體特征或全詩關鍵處顯露的文體
本文是一篇教學論文,本文希望借鑒于古代文體的相關理論,明確律詩不僅涉及體裁樣式這些較外顯的形式特點,而且也有文體體貌風格的內隱蘊含,是“有意味的形式”。因此律詩教學即是在古代“文體”這一范疇內實行的一種教學方式。

第一章 節奏與句式特征分析

第一節 音韻節奏的美感
在律詩的藝術殿堂當中,律詩的藝術魅力就像珍藏的陳年老酒,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醇厚,回味無窮。這當中的細膩情感除了專注詩歌深層感悟之外,音韻節奏的直接的表達能讓我們感受律詩的美。
由于漢語單音獨字的使用,使得中國古代詩歌在一字一音的組合形式之下形成特殊的韻律節奏。一字一音,一定數量的組合使得律詩形成特定固有的句式。例如五言,五個漢字的組合就是五個音節的組合,即 2+2+1 的韻律節奏形式;七言,七個漢字的組合就是七個音節的組合,即 2+2+2+1 的韻律節奏形式。最終由此形成固定的五言和七言句式。
節奏,是指“音樂中交替出現的有規律的強弱、長短的現象。”[1]借用音樂學科中對于節奏的理解,詩歌中的節奏是指在誦讀過程中停頓單位的有規律的交替現象。格律詩比一般詩歌要求更嚴整,其節奏是通過平仄交替的方式來體現的,除句末一字外,其交替始終以兩個字為一個單位這種特點決定了格律詩的節奏形式只有一種,五言為“二二一”,七言為“二二二一”,如“平平、仄仄、平”,或“仄仄、平平、仄仄、平”。王力先生在《漢語詩律學》中基本上也是這樣認為,他說:“近體詩句的節奏,是以每兩個音為一節,最后一個音獨自成為一哉”“五言近體詩的節奏是‘二二一’。”如:

.............................

第二節 句式多變的靈動
律詩有著規范的格式和音律。講求平仄也是其最本質的特點,而這種平仄格式在句式上的體現較為明顯。隨著律詩韻律節奏的變化,使得它的句式有所變化不同。特別是在五、七律詩的音節長短所形成的聲氣所需,更是讓律詩的句式富于變化而有靈動之感。
律詩的句式對每個字的平仄都有要求。符合平仄要求的為律句,反之就為拗句。一般情況下律詩的句式是雙音位的,但是五、七的特殊性都多出一個單音節。由此構成了律詩的四種基本句式。
 五律: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這四個基本句式的平、仄,在一定數量上可謂是旗鼓相當。也由這兩聯而引出的錯綜復雜的變化,可以形成五律的四種平仄格式。同時也體現了平、仄,陰、陽的和諧美感。
如此變化則使得五言句式存在其中句式變換。而七言共有十四種句式變換。五言七言總共二十一種句式。在五、七律的成篇中,這樣的句式間規律的進行靈動多變的組合則形成了律詩豐富的表達效果。又因為一言難以成句,二言因為雙音獲得了韻律,所以稍有變化聲氣,利于唇吻,一定程度可舒懷。四言音節不舒,音節不暢。從中國詩的句式構成來看,三言以“超韻律詞”的獨特功用,它與二言一樣,具有十分重要的構句作用。分別成就造語常格五、七言句式。五言,即兩個標準韻律詞加一個超韻律詞;七言,即三個標準韻律詞加一個超韻律詞。這樣一來,五、七言句式的單、雙音節組合,以及三言超韻律詞的加入所產生的節奏長短、聲氣緩促、輕重抑揚,使得五、七言成為句式常格而盛行不衰的主要原因。最終,也讓五、七言律詩變換多端而韻味無窮。
..........................

第二章 字法與句法的精妙生成

第一節 以“一字為工”的字法推敲
以“一字為工”是律詩創作的基本要領,甚至是每句必須有煉字,每首詩必須有精巧。所以,宋人在《詩人玉屑》一書中有“百煉成字,千煉成句”[1]的說法。這也說明,整詩或整句往往其精妙和精要全在一個字,意多言少而意蘊無窮。以至于我們在學習一些流傳千古、膾炙人口的名篇時,會在一兩個看似平常、貌似凡俗的字眼中卻窺見異常以、小見大,我們卻無法進行更換或變動。元人楊載在《詩法家數》說:“詩要煉字,字者眼也”,所以這種“一字為工”的關鍵字被稱之為“字眼”。有,會使全詩頓生光輝;沒有,則讓通篇黯然失色。
律詩作為一種最集中、語言最為凝練、意蘊極度豐富的特殊文學樣式,這要求它要在簡短的文字當中,蘊含深刻、細膩的社會現象和人文情感。所以,律詩在字句的錘煉上可謂歷經“千錘百煉”,以達“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目的。往往這一字會起到“畫龍點睛”的藝術效果。《家數》中對于下字稱之為“或在腰,或在膝、在足,最要精思,宜的當”,“五言字眼多在第三,或在第二字,或第五字,或在第二及第五字”。[3]而在七言,多在第五字為字眼。如,在初中語文課本中《錢塘湖春行》“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當中“爭”和“啄”兩個動詞,寫出了一幅早鶯爭向暖樹,新 燕啄泥銜草的動態場面,從而展現了初春時節的勃勃生機。一個“爭”字,妙在形象寫出早鶯爭著站在向陽樹的熱鬧;一個“啄”字,美在寫出春燕啄泥銜草,構筑新巢的情景,在傳遞春的信息的同時更能表達了詩人內心的一種喜悅之情。后句中“亂花漸入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迷”“沒”運用擬人的手法,形象生動的寫出花美麗活潑和草的繁茂,在寫出春天勃勃生機的同時,也流露出作者對春天的喜愛和大自然的贊美之情。這類律詩用字顯得樸素自然而又韻味十足。
講究“一字為工”是多數語言藝術的必須要求。蘇俄詩人馬雅可夫斯基有一句名言:“詩歌的寫作---如同鐳的開采一樣,開采一克鐳需要終身勞動,你想把一個字安排妥當,就需要幾千噸語言的礦藏。”可見,詩人如果缺少語言的積累,對于文字的駕馭能力不足,通篇凡文俗語,就不能讓詩篇跌宕起伏、蕩氣回腸和含蓄飽滿。所以,律詩的用字必須講究錘煉。
..........................

第二節 “虛實死活”------轉化活用的文字意味
“字有虛實死活之分,詩有變化轉活之用,斯則最稱切要之義。”[1]在古詩中,由于古詩的言辭有限,當中遣詞造語蘊含無窮,講究用字的精煉,去掉沒有實質意義的虛字。況且詩的造語,文采思路的清晰,句法的通順等等不僅僅得意于“虛字”,再者律詩由于體律的限制更加講求用字的精煉,以少虛字為好。所以實字的運用成為詩語的主力。但這也并不說明詩不用虛字,而是詩中不可以濫用虛字,也不可全用實字,只是根據古詩的體制不同而多少有所區別罷了。由于漢語詞性的靈活性,字的詞性活用在詩語的表達中成為常態。在實際運用中,名物字為實,不能有所虛化,所以稱之為“實死”,再說虛字從實字演化而來,雖逐漸虛化,但當中多有實義。對于虛實的實際運用,明代布衣詩人謝茂秦也說過“實字多則......句健,虛字多則......句弱”[2],也說明了詩的虛實強弱的結合所在。簡而言之,所謂“虛實轉化”就是“妙用一些表達語氣、并無實際意涵的虛字、副詞,可以巧妙取得以拙見巧、以俗見雅、新穎別致的藝術效果。”[3]但是,詩歌當中用實字較為容易,用虛字難。在盛唐時期因為善用虛字,所以這一時期的詩作開闔響應,悠揚委曲。善用虛字讓詩歌的審美特征變得更加鮮明,同時這些有著聲情韻味的詩句會讓詩句變得含蓄委婉,這些都是實詞難以達到的審美效果。所以說古詩中,善用虛詞能夠起到增強語言的表達情感和增強邏輯關系的修辭作用。如中兩聯先虛寫后實寫(前虛后實者)的詩例,韓愈的《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欲為圣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這首詩是韓愈貶官赴潮州行至藍關時所寫。頷聯寫自己遭貶離京后的內心想法,只因未“不惜殘年,欲除弊事”而朝奏夕貶,才落得如此艱辛地步,此時此刻,到底是悔?還是恨?皆出于自己心中的感悟所想。頸聯寫作者被貶途經秦嶺藍關時所遇困境,“云橫”、“雪擁”,皆作者親身體味,其真實景象使我們讀者今天讀來有身臨其境之感,令讀者毛骨生寒。像這樣一聯虛寫、另一聯實寫,一聯抒情、一聯寫景,堪稱情景并萃,相輔相成,渾然一體,自然完美,天成之作。這正是這類虛、實轉化寫法的藝術效果。
............................
第三章  “屬對”中音、形、意的審美趣味 ................. 20
第一節 屬對的聲律美 ....................... 20
第二節 屬對的形式美 ......................... 22
第三節 屬對的意境構建 ................... 24
第四章  律詩篇章結構的講求 ...................... 26
第一節 起承轉合的結構合成 ................... 27
第二節 情景交融的狀景含情之妙 .................... 31
第三節 詩中理趣的意蘊深含 ......................... 34

第四章  律詩篇章結構的講求

第一節 起承轉合的結構合成
“起承轉合”,在《辭海》中解釋為:起承轉合是詩文結構章法方面的術語。“起”是開端;“承”是承接上文,加以申述;“轉”是轉折,從另一方面立論;“合”是結束全文。[1]由此可以說明,起承轉合是詩文創作的一種基本章法。 律詩的篇法講究起承轉合,在唐五代就已有所顯露。徐寅在《雅道機要》中說“破題”、“頷聯”、“腹中”、“斷句”,顯示了詩歌創作的篇章規范,也相當于今天所講的“起、承、轉、合”的意思。宋代的嚴羽《滄浪詩話校釋》對于律詩的說法是“有頷聯,有頸聯,有發端,有落句”[3],其中看來,“發端”和“落句”也就相當于起、合。對于起承轉合的淵源,清人也歸結于唐人試帖詩。金圣嘆云:“唐人既欲以詩取士,因而又出新意,創為一體,二起二承二轉二合,勒定八句,名曰律詩。如或有人更欲自見其淹贍者,則又許于二起二承之后,未曾轉筆之前,排之使開,平添四句,十二句,名曰排律。”
律詩兩句為一聯。前兩句是首聯,也叫起句,三四句為頷聯,也叫承句;五六句為頸聯,也叫轉句;七八句為尾聯,也叫合句。“起”也叫“開端”,但凡文章、萬事都有開頭。首聯開啟全篇,總領全詩、為整詩定下基調。同時也能為詩篇的敘事等渲染氣氛,從而為意境的生成做好鋪墊。律詩對開篇特別重視,并且有許多的講究,例如:明起、暗起、引起、興起等等,也有的以景起、以事起、借物起興等。元代楊載說:“破題要突兀高遠,如狂風卷浪,勢欲滔天。”[5]這種篇法的運用,往往能收到先聲奪人的效果。“承”是“承上啟下”,起到承接上文開啟下文的作用。是對起句的延續、深化、補充或者具體的闡釋。元代楊載在《詩法家數》中說過:承“或寫意,或寫景,或書事,用事引證”,“要接破題,如驪龍之珠,報而不脫”。[6]所以,“承”往往會根據詩文中的情、景、理等,將上下文緊密的進行聯系,使得上下之間形成或總、或分、或緩、或急的篇章形勢。“轉”有轉折、轉換的意思。可以由情轉景,也可由景轉情,或事、理互換,由人及物,由物及人等等,同時也是內容上的轉換,以求開拓新意。這樣轉換的巧妙,會讓作品跌宕起伏,曲折有致。楊載在《詩法家數》中說:“要變化,如疾雷破山,觀者驚愕。”[7]所以,此環節也歷來為詩家絞盡腦汁,以收到出神入化、令人驚愕、意想不到的效果。
........................

結語
對于所有的文章,都是有“體”的分辨,古代詩更是如此。我國古代文論中有許多對于文體的相關論述,在當今對問題的理解、闡釋也在不斷研究。對于律詩教學,我們應該將如何有效進行文體教學,在具體的律詩教學中該如何將律詩的文體理論很好的運用,這些都是值得進一步研究和挖掘的問題。本文主要從文體概念、文體教學的過程角度結合人教版初中語文教材中的具體篇章以及自身實踐的教學案例進行嘗試性的分析,當中一些問題有可能未能解決,但這些問題所引發出現的新問題都是在當前和今后的語文教學和律詩教學中亟需解決的。也期待更多同仁一起努力投入到文體教學實踐中去。
總之,律詩是我國古典詩詞中獨具特色和魅力,博大和深奧的文化寶庫。這須要我們教師在自身走進律詩、熟悉律詩的同時,帶著文化傳播和傳承的意識,運用有效合理的方法,通過學習詩歌,學習律詩,感知中國文化,感受生活,感悟詩情畫意的百味人生。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bnzqvc.live/jiaoxuelw/26607.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教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教學論文頻道(http://www.bnzqvc.live/jiaoxuelw/)查找


上一篇:逆進分解訓練法在羽毛球后場扣殺教學中的實驗研究
下一篇:沒有了
彩票6加1怎么玩